51Chapter 51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57 字数:5164 阅读进度:51/89

  • 晚上7点整,真田家的宴会正式开始。

    真田爷爷站在台上,优纪挽着真田世平站在他后面,而他们之后依次是真田世平夫妻,真田世荣与真田染衣,真田诚一郎、弦一郎和染柒。今天真田家的宴会,和之前真田弦一郎的生日宴会不同,那时只是邀请私交密切的少部分家族,而这次一改以往低调的作为,邀请的人几乎是全日本上流社会,加上十大家族的族长全数到齐,可见不一般。大家好奇着站在真田世华身边的女孩,他们只知道真田家两个女儿,纷纷低声询问身边的人。

    “感谢大家今晚抽空参加真田家的宴会,在这里,我有件事宣布。”真田爷爷站在话筒前说着,并对身后的优纪伸出手,优纪很紧张,她一直都知道自己不会适应如此盛大的宴会,不过看到爷爷眼中的鼓励,她将手放置在爷爷的手里,感受到握着的心安,想起宴会开始前,染柒告诉自己只要微笑就好,她露出了笑容,精致的妆容与打扮无不让人注目。

    “站在我身边的是我真田玄右卫门的孙女,是真田家的长孙女,真田优纪。”真田爷爷的话一出,台下众人除了十大家族以外的人都纷纷把眼光转向真田染柒,不过只在她脸上看见完美无缺的笑容,他们找不出一丝不自然。而真田家今天的架势,也足以让他们明白这位小姐在真田家的地位,不是他们可以理解为的私生女之类的丑闻。

    “我很高兴找回了自己的孙女,这个宴会也是为她而开的,希望大家有个愉快的夜晚。”真田爷爷简短的说完,真田诚一郎上前携着优纪步入舞池,在音乐声中,跳着华尔兹,不断的肆意旋转,优纪心里的紧张在家人的关怀下渐渐放松下来。一曲作罢,真田诚一郎把优纪送到染柒等人身边后,就去应酬着。

    “姐姐,你今晚真的很美。”染柒和优纪相视一笑,赞美道。

    “谢谢,染柒也很漂亮,对了,小鱼儿和忍足君去跳舞,你怎么没和迹部君去啊?”优纪调笑着染柒,傍晚时分染柒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时,那红肿的嘴唇无不引人暇思啊!听到优纪的话,染柒面色一红,心里狠狠给迹部景吾再记下一笔,就因为之前被人嘲笑了一番,她今晚宴会开始至此时,还没有和迹部有任何交流。

    染柒没有回答优纪的话,把眼光转向不远处的迹部景吾,发现被围在中心的他脸色很不华丽,只因为场合而隐忍着,她看到此在心里暗笑着,她明白此刻他眼里的意思,不过她没打算上前‘解救’,转过头牵起优纪说,“姐姐,我给你介绍一些朋友吧!”说完就拉着优纪朝着千叶暖樱方向走去。

    楼梯旁的角落里,站着牧野杉菜和F4,牧野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从真田爷爷说话之后就如此,她身边的道明寺却是一脸不解,推了推她说,“杉菜,你不为松岗,啊,不是,是真田高兴吗?”

    被推了一下的牧野杉菜才从思绪中回过神,听着道明寺问话里带着庆幸的语气,莫名其妙,“高兴?我为什么要高兴?她,松岗优纪和真田染柒走后,就已经不再是我的朋友了。”牧野杉菜的话说的理所当然,她抓到了道明寺眼里一闪而过的纠结,“喂,倒是你,你干嘛这么高兴啊?”

    其实,道明寺之前还是挺高兴的,听到真田爷爷介绍完优纪之后,他想的是,既然优纪是真田家的女儿,以真田家的名声来说,与她交好的杉菜有很大机会能在母亲那得到好印象,不过这些想法都在听到牧野杉菜的话后破碎了,“没有,我能高兴什么。”道明寺不想和杉菜纠结于此,他了解杉菜,是个爱面子的人,如果现在在继续说这个话题,那么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因为他还有最后一丝的希望,他希望优纪能和杉菜重归于好。

    道明寺转头看着身边的其他三人,虽然很多人说他一根筋,很多事他确实不清楚也不想明白,不过作为相交多年的好朋友他还是了解的,所以他知道西门和优纪两人的事,也知道西门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才不接受优纪的,“总二郎,现在她叫真田优纪,你也可以不用考虑太多了,放手去吧!”

    西门听了道明寺的话,神色一敛,莫不啃声的,美作在一旁和道明寺使了个眼色,他比道明寺了解的更多,知道前段时间西门狠狠拒绝过优纪,以那种方式。

    牧野杉菜没有理会三人之间的交流,她一直看着她的类学长,发现他看着真田染柒的方向,眼里不是一向的睡意朦胧,她知道那是讨厌,心里想,她看着那边的真田染柒和四位衣着华丽的女子谈笑,优纪也站在她身边,她怒气上升,“道明寺,我去下洗手间。”她不想再呆在这里,说完没等他回答转身就离开。

    牧野杉菜在洗手间里呆了很久,出来时发现从另一边的化妆间里先走出来的真田染柒,看着她的背影,她想起前几天真田染柒在英德对自己说什么不能再出现在她面前,哼,那她真田家的宴会为何会给自己的请帖,她觉得真田染柒压根就是一个纸老虎,加上昨晚和藤堂静的电话,她看见真田染柒更加愤怒,看了下四周没有人,她快速跑上前,伸出手想在染柒身后一推。

    染柒听到背后传来的高跟鞋鞋跟与地面碰撞的急促的声音,加上练习剑道培养出来的感知能力,脚轻轻一蹬,快速的闪过,在一旁站定后就听到两声尖叫声,她先看下扑到在地的人,因为脸朝着地,从那不雅的姿势也辨别不出是谁,就转而看向身后的人,发现是优纪,急忙走过去,“姐姐,怎么了?”

    优纪是和染柒一起来化妆间的,不过她穿不惯高跟鞋,在里面休息了一会,让染柒先出去,可是她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人冲向染柒,好是被她躲过了,“染柒,你没事吧?”

    “姐姐,我不是好好站在你眼前吗?能有什么事,我看那位小姐比较严重吧!”染柒说完和优纪一起走向正从地上爬起来的牧野杉菜,看到她抬起头来,优纪才发现是杉菜,急忙走过去想要扶起她,不过一碰到牧野杉菜,就被她狠狠一挥,身后的染柒正好扶着,“牧野杉菜。”

    染柒发现推自己的人是牧野杉菜时,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反正对这人她准备无视到底了,而且她自己也摔在地上,算是自找罪受,没打算理会,不过在她推开优纪时,染柒沉下脸来。优纪听着染柒的声音,这么多天的接触,她听得出染柒声音里的怒意,不敢多说些什么。因为在准备宴会时,爷爷问自己有没有人要邀请时,她自作决定发请帖给杉菜的,是她忘了那天染柒说出口的话,“对不起,染柒,是我邀请杉菜来的。”

    染柒之前看到牧野杉菜和道明寺站在一起,以为是道明寺带她前来的,没想到优纪居然给了她请帖,不过,既然是优纪的决定,染柒并不在意,不过对优纪的‘对不起’还是有点失落,“姐姐,说过了,你不需要对我们说对不起。”

    “我……”优纪在染柒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失望,她知道是自己的话让染柒失望,不知该如何解释。

    “真田染柒,你就是如此对待自己的姐姐吗?不只是之前的静学姐,还有现在的优纪。你的伪装还真是好啊。”在牧野杉菜的认知中,应该没有控制音量的处理器,她的大嗓门还是引来的周围人的注意,一些人是听清楚她的话,都以为真田染柒在欺负她的新姐姐,脸上带着八卦意味。

    迹部景吾刚才看到染柒走向化妆间,等他抽出身来,也往这边走来,刚走近就听到牧野杉菜的话,脸上笑容更加灿烂了,他招过身边一位侍应,让他去请来道明寺司几人。染柒也看到迹部,用眼神示意他不用插手,毕竟这是在真田家,而且是一个小小的牧野杉菜,她是打算用这个机会让优纪好好认清这个朋友到底是否值得。

    “牧野杉菜,注意的措辞。”真田染柒面对着牧野杉菜站着,她比牧野杉菜小2岁,身高却没差多少,“不如,请牧野小姐解释下?”

    牧野看着站着面前的真田染柒,依旧那副冷冷的眼神,看着她心底发憷,不过她想起之前自己推染柒时并没看到其他人,而很多人看到自己摔在地上,微微抬头看了下周围,心里暗暗定下,“哼,刚才你不仅把我推到在地,对优纪说话也很不客气。

    刚赶到的道明寺听到牧野杉菜的话,拨开人群走到她身边,牵住她的手,“真田染柒,你为什么总是针对杉菜?”

    “道明寺君,我想你搞错了,刚才是杉菜在染柒身后想要退她,染柒避开后,她自己跌倒的。”染柒还没说话,她身边的优纪先说出口,优纪在听到杉菜说是染柒推她后,不清楚是杉菜变了,还是是她从来没真正了解过她。

    “松岗优纪,你什么意思?”杉菜听到优纪的话后,急忙质问,声音却带着颤抖,周围的人早是见过各种各样的人,这一点的颤抖,他们也都明白事情大概,在这里也只是想看真田家的小姐会如何处理这事。

    “牧野杉菜,刚才爷爷的话可能你没听清,我再告诉你一次,姐姐的名字是真田优纪。”染柒在听到优纪的话后,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不希望再浪费时间,还娱乐别人,“道明寺君,我想请问下牧野杉菜和你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女朋友。”道明寺理所应当的回答道。

    “喂,猪头四,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牧野杉菜在这个时候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可是在场的所有人从各个渠道得到的消息,早已知道他们俩的事。

    “呵呵,道明寺君,我想不论是你女朋友也好,普通朋友也罢,你这已经是第二次把她带入真田家的宴会,并且她两次在宴会上说出口的话,做出的事,可都是在破坏真田家的宴会。”染柒站在优纪前面,优雅自如的看着高出自己一个头的道明寺说,而道明寺听到染柒的话,两人的气势的差距不是一劫,“我上次在英德说的话,希望你能记得。”

    “你,真田染柒,你凭什么命令本少爷?”道明寺这才明白到上次她说的话,真的是真田家对杉菜的全面驱逐,那也就是以后有真田染柒或真田家在场,杉菜都不能出现。

    染柒上前,避过其他的人,轻声对道明寺说:“你想我们真田家和你母亲说这两次的事情?”她退后一步,脸上恢复笑容,对道明寺一笑,自然的说,“道明寺君,你认为呢?”染柒完全抓住了道明寺现在的弱点,那就是他希望自己的母亲能接受杉菜,这些事道明寺枫从别人口中听到,也许还有转圜的余地,但是是从真田家口中说出,那么就只能是白日作梦。

    道明寺还是知道染柒给足他面子了,毕竟上次说的话只是在英德,如果此时此刻此地说出,那也就是告诉日本上流社会所有人,“杉菜,和真田桑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凭什么?如果她有证据就拿出来啊!难道说,真田家的人就能如此冤枉人?”牧野杉菜听到道明寺要自己道歉后,眼里满是受伤,不可置信的看向花泽类,希望他能帮自己,却看到西门和美作二人正按住他,在他耳边说着话,她认为单凭真田染柒和优纪两人的话,不足以证明什么,她们俩是一家人,就连在法律上,亲属的供词都无法作为呈堂证供。

    “啊恩,道明寺,你的眼光还不是一般的不华丽啊!”迹部在一旁说着,不过他没有走到染柒身边,只是和真田诚一郎等人站在一起。迹部一说完,周围的人也都笑了出来,他们是在笑牧野杉菜的矢口否认,是在笑道明寺大少爷的眼光确实不华丽。

    染柒注意到牧野杉菜看着自己,她抬起手指了指天花板,牧野看向头顶,发现一个摄像头,才知道真田染柒真的有证据,刚才她说出是染柒推到自己前,也有观察周围的摄像头,只是在她印象里的摄像头都是在墙角两侧,所以没有认真看,还以为那是灯饰,顿时牧野杉菜恼羞成怒,甩开道明寺,冲向染柒,不过染柒快速躲开并拉走呆滞的优纪。

    “管家,命人请牧野杉菜出去,以后真田家不欢迎牧野小姐。”真田诚一郎也在第一时间冲向两位妹妹,在他面前想要伤害自己的妹妹,完全触碰到他的底线,向来笑脸示人的他,在众人面前阴沉着脸说道。

    闹剧到此结束,之后宴会只是少了牧野杉菜和道明寺等人。

    宾客散去的真田家恢复了宁静,优纪换下礼服穿着浴衣在染柒房门口徘徊着,染衣打开门想要和染柒一起睡觉,就看到优纪的举足不定,“姐姐,我们一起进去吧!”说完直接拉开染柒的门,“姐姐,我和优纪姐来了。”

    “哦!你们等等,我就好了。”染柒很快就出现在浴室门口,擦拭着头发,“姐姐,有事吗?”

    “染柒,我,对不,啊!”刚想和染柒说对不起,优纪就想起她之前说过的话,捂住了嘴巴,“染柒,你怪我吗?”

    “没有的事,姐姐,你别想太多了。”染柒走到沙发上,三人排排坐着,“姐姐,今晚我可是很开心啊!说实话,我真的很不喜欢牧野杉菜,你今晚也知道她是怎样一个人,我知道你和她认识了很久,但是你要想想,和这样的她维持朋友的关系,以后万一遇到今晚的事,而你站在道明寺司的角色上,该如何是好?”

    “染柒,我明白。晚上我是亲眼所见,虽然不容易,但是我会处理好的,不会松懈的。”优纪听完染柒的话,安心了,知道她没怪自己的意思,露出笑容。

    “好了,我的姐姐们,晚上一起睡觉吧!”染衣站起来拿过梳妆台上的吹风机,递给染柒,意思是让她快点吹干头发睡觉。染柒还没接过,身边的优纪拿起吹风机,插上,为染柒吹干头发,“染柒,我以前就有想象过帮妹妹吹头发或一起做些什么事,终于实现了。以前都是一个人,特别想要兄弟姐妹。”

    “姐姐,你现在有两个妹妹,还有哥哥和弟弟,我们家人很多。”染柒享受着优纪的服务,笑着说。

    吵闹的三人一同躺在宽敞的榻榻米上,说着心事,有关于亲情,关于友情,关于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