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Chapter 53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9:59 字数:3511 阅读进度:53/89

  • 迹部洗完冷水澡走出房间,就看见悠闲坐在餐桌上看报纸的染柒,“啊恩,本大爷真想让别人看看刚才的你,让他们看看到底是‘公主’还是‘魔女’。”

    染柒放下报纸,抬眉笑着说,“那我要不要去对别人那样试一下呢?然后告诉你他们的感觉。”

    迹部顿时脸上一黑,走到染柒身后,拉起她,一手就狠狠的拍上她的臀部,说是狠狠,其实他有控制力气,稍微教训下,“你敢?”

    “嗨嗨嗨,我说笑的。快吃早餐吧,早上要去公司,下午还要赶回神奈川,我们剑道社下午还要去九州集训啊。”染柒重新坐下,推过已涂抹上蓝莓酱的吐司到迹部面前。

    两人安静的吃完早餐,去到迹部家在名古屋的分公司。

    开完会后,两人又去了公关部,染柒听着公关部经理的报道,“等一下,山本经理,你说目前还没招聘公关人员?”

    “啊,是,是的,真田小姐。”被染柒打断的山本回答。

    “好,那你们公关部这周的工作重点就是招聘,我务求贵宾室的公关礼仪训练至少要半年以上。”染柒说道,因为名古屋作为近年来旅游的中心城市,商场林立,想要获取更大的盈利,就务必要让顾客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服务人员的素质就是首要。

    山本看了染柒身旁的迹部,见他没有其他意见“我知道了。”她心里想的是,真田家和迹部家不愧‘财大气粗’啊,这商场说大不大,但服务人员至少也要2000人,半年的工资也不少啊。

    之后,染柒和迹部还算满意,在10点就结束工作计划,两人吩咐司机取来行李就直接回东京。

    迹部想到下午,染柒就要去九州集训,自己也要去轻井泽,有两个星期见不到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舍,坐在车里,他抱着染柒,“啊恩,全国大赛之前一定要回来啊?”

    “会的,我还要看你和哥哥的比赛。”虽然染柒话是说看他和真田弦一郎的比赛,不过他还是很满意的。

    迹部送染柒到真田家后,就赶到轻井泽的别墅参加训练。

    这次剑道社去九州集训,真田爷爷见染柒和染衣两人都要去,优纪最近都是呆在家中,就让她和染柒一起前去,不过,优纪也只是帮忙准备餐点,染柒她们训练的时候,她就到处逛逛。

    优纪自从回到真田家后,每周都要到医院检查身体,这一天,她独自前往九州综合医院,离开医院时,看着四处的风景,被网球场上一位戴着帽子的小女生和一名高大粗壮的男生的比赛吸引,走进球场,站在场边看着,身旁站着一名身穿紫色短袖T恤的男生。场上的小女生一边打着,嘴上说着‘我才不放弃,我不放弃。’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坚定。

    突然,小女孩摔倒在地,优纪眼看着对方一个气势汹汹的球朝着女孩飞去,她丝毫没有犹豫,立马上前抱住女孩,不过,预想中的球并没有砸到自己,她心有余悸的转过头,就看到原先那名男子把球打到对方的场地上,就听到他说,“看来你已经克服了神经痉挛了啊!”

    “小偷哥哥……”听到怀里的女孩说了这句,优纪好奇她的称呼,这样一位面无表情的人,她都觉得好像看到弦一郎一样的气场,怎么会是小偷。

    “我似乎也是神经痉挛,我要向你们表示谢意。”他球拍指向对方,优纪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能感觉到他身上强大的气势,和之前看弦一郎在球场上的感觉真的很像。

    优纪扶起小女孩,走到场边看着比赛,她是看不太懂网球比赛,不过还是能看出局势的一边倒,她听到身边的小女孩惊讶的说,“这已经不能算是厉害,强什么的了?”

    “啊,桔平吗?青学部长好像没事了,在去医院之前,他似乎找到了更好的特效药了。”一位皮肤黝黑,脚踏木屐的男生从后方讲着手机走来。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小女孩惊讶的问道。

    “好啊,手塚也复活了吗?这样一来就越来越有趣了。”优纪听到他说的话,看着场上的比赛完全被他掌握在手里,很快,那些人就相互搀扶着落荒而逃。

    “谢谢你,美雪。”优纪看着那男生走下场,对身边的小女孩说道。

    “啊,小偷哥哥,我也没做什么啊!”美雪笑着摘下头上的帽子,转向优纪,“姐姐,我叫美雪,刚才多谢你啊!”

    “我也没帮上什么忙,是他救了我们。”优纪拍着美雪的头说。

    “啊,手塚,恭喜你痊愈了。”手塚国光对千岁千里不陌生,“谢谢,千岁。”

    “姐姐,你叫什么啊?”美雪没理身边的两个男生的交谈,她拉着优纪的手问道。

    “我叫真田优纪。”手塚国光听到优纪的回答,想来她应该就是爷爷口中说的真田家刚找回的女儿了。

    “优纪姐姐,我请你吃长崎拉面吧!小偷哥哥,你也一起来吧!”美雪说完,就拉着优纪往球场外走去。手塚国光整理好球包,和千岁一起跟在美雪她们后面,三人都在听着美雪的唧唧咋咋。

    美雪带他们坐上公车,优纪坐在车上感觉到背包里手机的震动,拿出看到是染柒,按下接听键,就听到电话里染柒焦急的询问,她的笑容加深,“染柒,我没事,刚从医院出来,看了一场网球赛,现在和刚认识的朋友一起去吃拉面。

    “网球赛?是谁啊?”电话里染柒不解的问道。

    “啊?我也不知道。”优纪刚说完,就听到染衣的声音传来,完全没有控制音量,“什么?姐姐,你太松懈了,怎么和不认识的人去吃饭,遇到坏人怎么办?”

    “好了,小鱼儿,他们不是坏人,不要担心。”染衣的声音很大,坐在优纪身旁的手塚听得很清楚,优纪不好意思的朝他尴尬笑着,就见他伸出手,意思是电话给他接,优纪不懂为何自己听话的递过手机。

    “啊,真是太大意了。”手塚接过手机就听到染衣喋喋不休的唠叨,只说了这句话,手机那端的人立马止住声音,过了一会又传来,“啊,姐姐,我怎么听到国光哥哥的声音出现优纪姐的手机里?难道是我太想他了。啊,不是,我才不想那冰山。”

    手塚听到这句话,依旧面无表情,不过身上的冷气狂放,“真田染衣,太大意了。”

    “国,国光哥哥?”染衣小心翼翼的问着。

    “啊!”手塚国光答应后,那边的染衣立马把手机递给染柒,“姐姐,真的是国光哥哥,完蛋了。”

    染柒接过电话,“国光哥哥,你怎么会和姐姐一起啊?”

    手塚国光言简意赅的说了经过,并答应染柒会送优纪回去后,挂断电话。

    “你认识小鱼儿她们?”优纪收拾好手机,不解的问道。

    “啊,我是手塚国光。”优纪这才记起之前美雪的哥哥叫他‘手塚’。

    “手塚爷爷的孙子?”她这时想起染柒说过手塚爷爷有个孙子也很喜欢打网球。

    “啊!”手塚的话后,优纪也没再多问,和另一边的美雪继续说着话。

    吃过饭,美雪拉着优纪在附近的小店逛着很久。最后,优纪留了手机号码给美雪,她才和千岁回家,而手塚也送优纪回凤家在九州的别墅。

    “你要进去看看染柒她们吗?”到达凤家别墅门口,优纪问着手塚。

    “好!”优纪和手塚一个下午的接触,也知道了他的寡言,并不在意,她领着他来到道场,看见染柒她们正结束训练。

    “国光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染柒看到许久不见的手塚国光,上前抱了抱他后问道。

    “前几天刚回来。”

    “那你的肩膀没事了吧?”染柒知道迹部景吾很在意手塚肩膀上的伤势。

    “啊,和迹部说不用担心。”手塚国光虽然一直呆在德国,不过每次打电话回家,总会听到母亲在电话里抱怨,说什么染柒和迹部很般配,让自己也尽快给她找个媳妇,啊,真是太大意了。

    “国光哥哥!”染柒被手塚毫不留情的揭破心事,面上尴尬着。

    “染柒,小鱼儿呢?”优纪环顾周围都没发现染衣,顺便给染柒‘解围’。

    “小鱼儿她?”染柒看着永远面无表情的手塚国光,正想回答优纪,身后就传来凤璃叶的声音,“国光,你真的回来了啊?刚才小鱼儿还在说你要来这,担心你生气她在电话里说你是‘冰山’,拉着精心躲回琴房了。”

    “真是太大意了。”手塚国光退后一步站定,他早就预料到凤璃叶的猛扑做好准备。

    凤璃叶无趣的从手塚的怀里出来,很大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现在是晚饭时间了,留下吃过饭,待会让司机送你回东京吧?”

    “啊!”手塚答应后,几人就走出道场来到餐厅。

    “我去叫小鱼儿她们。”优纪看到还没出现的染衣和精心,正准备去琴房找她们俩,刚转身就看到出现在楼梯口的染衣。

    此刻,染衣也看到手塚国光,知道自己逃不过,慢慢走到众人面前,“国光哥哥,对,对不起。是我太松懈了。”

    染衣低着头,双手附在额头上,剑道社其他人一脸不解的看着这样的她,染柒几人脸上都笑得很欢快,就连手塚的眼里都带着笑意,真田染衣向来都害怕哥哥真田弦一郎和手塚国光两人,他们面无表情都是她无法适应的,真田弦一郎还好,“啊,下次不要大意。”

    “嗨嗨嗨!”染衣听到这话,抬起头可爱的做了个鬼脸,大家都笑了。

    饭后,染柒送手塚离开前,关心了他在德国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