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Chapter 60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6 00:00:06 字数:6096 阅读进度:60/89

  • 迹部的吻似乎要把她整个人全都吞噬了,两人都仿佛是冰山遇热似的迅速瓦解中。纠缠间,她的双手抬起,紧紧环住了他的脖子,她小小的丁香舌也主动地迎合他……

    迹部一手摸着染柒红通通的脸颊,一丝不松懈的继续在红嫩的唇,另一只手也在她衬衫的扣子上,从上而下的解开,很快,一件雪白的蕾丝内衣就进入他的眼里。染柒还沉溺在那甜腻的吻中,等她感觉到胸前凉飕飕后,回过神来,睁开眼一看,就发现带着薄茧的手掌滑过皮肤。

    纽扣接着脱落,失去束缚的她,那蕾丝胸衣也岌岌可危了,“景,景吾……你,干嘛?”如此激烈的亲吻,染柒说过口的话带着喘息,勉强抬起手想要制止他。

    迹部好笑的看着面前双眼迷蒙的她,眼里还带着一丝不解,“啊恩,你说本大爷要干嘛?”说话间,他抓着染柒的手,一同爬上了她的胸口,他的唇自她的颈项往下滑,滑出了那一道灼人的热痕,令她全身不禁战栗。他的大手隔着蕾丝揉捏着她的浑圆,唇也逐渐接近那里。

    “啊…嗯…”在他大手转想后背,解放了那里的回扣时,胸衣松了开来,染柒不自主的□出声,而他继续在她后背上点着火,那里滑腻的触感让他停不下来。牙齿也在前边不断温柔的啃咬着。

    “景……吾……痛。”这时,染柒的呼叫声让迹部惊醒,他低头看着她胸前那片被自己印上的红晕,不明白她为何会痛叫,“怎么了?”

    染柒深呼吸,那熟悉的痛感让她无法说出口,紧紧闭着双眼不敢看向迹部。这样的她,让迹部更担心了,他早已忘了自己的欲·望,“到底怎么了?你说啊!”急躁的声音响起,让染柒的脸比之前更红了。

    “我,我肚子疼。”染柒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这样说着,希望他能明白,心里怨念自己真是太松懈了。

    “肚子疼?”迹部知道如果不是真的痛,以染柒的性格是不会表达出来的,“是刚吃的食物不消化吗?”

    染柒听到迹部的问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牙齿紧紧咬着下唇,迹部双手捧起她的脸,指尖在她的唇上轻轻转动,盯着她的眼睛,“到底怎么了?你……”

    迹部话还没说完,就感到大腿间的一丝黏腻感,手正想要一探,就立马被染柒眼明手快的制止住,这下他还哪有之前旖旎的想法啊,满心满眼都是染柒的痛。作为全科优秀的高才生,生理知识他当然明白。

    他随即抱起她走回房间,把她放置在浴室里,出去打电话只能再麻烦菊地管家了,染柒看着他一系列动作,心里有着歉意,更多的是被他的细心给温暖住,准备站起来清洗,脚一软丢坐在地上。

    迹部刚挂断电话,就听到浴室里的声响,急忙赶进去就看见跌坐在地的染柒,无奈的上前一把捞起她轻轻放在了浴缸里,打开热水后,想要为她脱去衣服,却被染柒止住,“景吾,我自己来就好!”说完背过身,脱下了身上的衣裙。

    迹部看着那裸·露的光洁的后背,眼神再次迸发出一丝火热,急急走在喷洒头下,打开冷水胡乱冲洗着,想要以此来平复那股燥热。染柒听见喷洒头的水声,转过头就看到背对着她正在洗着冷水澡的迹部,冷水打在烫热的肌肤上,还冒着让人寒心的冷气,“景吾,洗冷水澡会生病的。”

    “闭嘴。”迹部狠狠咬着牙,染柒见状,把身体往浴缸里一沉,只露出脑袋,不过那脸上的红晕还带着笑意。

    迹部等着自己平复下焦躁,关掉水,拿过新的浴衣往身上一披,“不要泡太久,本大爷帮你去拿衣服。”他依然背对着染柒说道,说完匆匆走出浴室,就看到菊地管家准备好的衣服和女性用品,再次进入浴室,热气弥漫,他把东西放下后,走时还很细心的打开排气扇。

    染柒的心情很是好,看着他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笑声充斥在浴室里。

    等染柒搞定自己后,走出浴室,就看到正在搅拌着热腾腾的红糖水的迹部,她走上前,从身后抱住了他,“景吾,我好爱你!不要离开我。”这般细心,让染柒沉溺其中,她真的不想失去他,这股执念在心里,比前世对花泽类的爱更深,但也更害怕失去。

    “傻瓜,我不会离开你的。”或许是在生理期中的她,更没有安全感,不过却让他明白她心中的担忧。

    喂染柒喝完红糖水后,两人躺在了床上,迹部的手探进她的睡衣里此时却没有带着一丝情·欲,停在了她的腹部,轻柔的按着。

    一股暖意传遍染柒的全身,经痛似乎少了几分,在他安稳的怀抱中沉沉睡着了,睡前,她想的是,这一世,遇到迹部景吾,是她一生的庆幸。

    已然明媚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来,昨晚都睡得太晚的两人,今早直到8点钟才同时醒过来,迹部盯着染柒的脸,已经没有凌晨那股的惨白,但眼里还是睡意朦胧,上前含住了她的唇,染柒此时真的醒了,瞪大了双眼,用力挣脱,“景吾,我还没刷牙啊!”

    “哈哈哈,本大爷不介意。”迹部好笑的看着染柒瞥向另一边,拉开被单坐了起来。

    “可是,我介意啊!”染柒俏皮的说着,立马惹来了迹部的瞪视,她吐了吐舌头,迹部俯□,手撑在床边,面对着面,在她眼睛里只看见自己的倒影,虽然短发的样子太不符合他华丽的美学了,“染柒,真希望以后每天醒来都能和这两天一样看见你。”说完在染柒唇上落下一吻,就转身走进浴室。

    染柒坐在床上久久傻傻笑着,她也希望,“汪汪汪……”皮特今天似乎也很识趣的现在才来打扰他们,她从床上下来,蹲在皮特的旁边,“皮特,你真可爱。”

    迹部出来听见染柒的话,“啊恩,真是太不华丽了,皮特是男生。”

    “啊?皮特是男的?”染柒一脸震惊的看着迹部问道。

    “啊恩,快去刷牙洗脸,你不是还要去看真田的比赛?”迹部好笑的看着染柒的面部表情,上前拉起她。

    等两人吃完早餐后到到达比赛场地,染柒就拉着迹部的手朝立海大的场地走去,不过在分岔路口时,迹部停住了脚步,“染柒,本大爷去看青学的比赛。”

    “为什么?”染柒听到迹部的话,脑袋里很不华丽的想法是他只是想去看手塚国光的比赛。

    “什么为什么啊?”染柒此时的脸气鼓鼓的心,迹部不禁发笑问着。

    “和我去看哥哥的比赛啦。”或许真的是因为生理期,也许是两人的感情在这两天更进了一步,染柒不自觉就撒娇了。

    “青学的比赛比立海大早,现在应该快结束了,本大爷等会就过去立海大那边。”染柒听见迹部这么说,她是不知道比赛时间的差别,但是心里还是不舒服啊!

    “哼,我知道你就是去看国光哥哥的,你爱看就去看吧!”染柒说完掉头就跑,不再理会身后的迹部景吾。等她到达立海大的场地时,第三单打比赛正要开始,立海大派出的是柳生比吕士。

    今天,染衣和优纪都没有来,可是她却看到了回英国很久的春日悠,“小悠。”

    “啊,嫂子你来了啊。”春日悠拉着染柒的手,染柒也早已对她的称呼麻木了,“刚才我还一直在找你啊!”

    “好了好了,先看比赛吧!”染柒都被春日悠晃得头晕了,只好转移她的注意力。

    场上的比赛没有预料中的顺利,柳生他很艰难的拉扯着比分,根本没有前几场那样一帆风顺,染柒看向教练席上的幸村精市,却没在他脸上发现一丝不同寻常的表现,再看看他身后的立海大其他正选,就连哥哥也没有多余的表情。

    很快,不论柳生怎样努力,只从对方手中拿下两局,比分已经是2:5落后了,正选中除了切原一脸恼怒外,再无其他,柳莲二也一反往常,并没有拿着笔记本记录着。最终,柳生比吕士累得蹲在了地上,球挂网,2:6输了。

    众人都在不可思议的议论着,以往,谁输了,按照惯例,真田弦一郎都会狠狠的来上一记“爱的教育——铁拳”,可是真田和幸村都没多说什么,只是幸村没有再坐在球场上,他离开了,染柒不解的看着他们的状况。

    第二场比赛,上场的是丸井和桑原,对方的发球权,第一句,两人竟一分未得,在换场地期间,他们出乎大家的意料,解开了双手、双脚上的负重带。染柒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和春日悠说了一句话,就朝场外走去。

    在不远的地方,她看到坐在休息椅上的幸村,“精市哥哥?”

    “染柒,你来啦,早上弦一郎的脸色可是很难看哦!”幸村柔柔的声音里并没有任何异样,其实,这里离赛场不远,大家的议论声也能听得清楚。

    “精市哥哥,不担心吗?”染柒没有回答,反问他。

    “呵呵,染柒,认为我们立海大会输吗?”虽然也是反问的口气,不过那语气里带着的是坚定,染柒自然听得出,“好了,我们回去吧!”

    幸村说完站了起来,牵起染柒往赛场中走去,染柒在想着幸村话里的意思,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牵住的手,更没看到身后出现的迹部景吾。

    走回赛场,丸井和桑原两人被打得毫无还击的能力,居然1:6如此大比分落败,两人走到幸村面前,染柒也在一旁,他们两人也一点没有懊悔的表情,幸村也没说些什么。

    “啊恩,真是太不华丽了。”迹部景吾的声音从后边传来,染柒转过身,发现他的眼睛看向身边的幸村精市,这才发现自己被幸村牵住的手,不过想起之前他要去青学的赛场,也没有挣脱开。

    迹部明白染柒眼里的意思,知道她还在生气,走上前把她拉离幸村这边,场上切原的第二单打比赛开始了,所以众人的视线都焦灼在场中央,王者立海大已经连败两局了,如果这场比赛切原输了,那么立海大就输了。

    也许切原明白这场比赛的重要性,一上场他就疯狂的攻击中,可是却对名古屋星德的外国球员克劳泽没造成威胁,反而被他的球一次次击打中,只取得一局。染柒紧张的握紧迹部的手,看着场上被打到挂在了铁栅栏上,浑身是血的切原,想起刚才幸村的话中话,顿时明白了,也放下心来,虽然那场面有点惨不忍睹啊!而春日悠刚才也站在了迹部的另一边,“表哥,他没事吧?”

    “啊恩,你不要告诉本大爷,你爷爷昨天生日宴刚结束,你就是为了这个人拉着爷爷赶回来的?”迹部景吾听见春日悠焦急的问话,眼看着场上那被打得很不华丽的裙带菜。

    “呵呵,景吾啊,你真相了。”染柒知道自己担心是多余的,也和迹部一起调侃春日悠。

    春日悠并没有理会二人,对着场中央的切原喊道,“小海带,快点爬起来。”他们因为之前的互相补习,已经很熟悉了,加上两人都是不拘小节的人,对对方的称呼也变得随意。

    “吵死人了,小不点。”春日悠只有150cm的身高,在切原168cm面前,确实可以成为小不点了,“可恶,击败王者立海大的三个怪物,并成为No.1的应该是我。”说完再次握住球拍,重重一球,随后又被对方的球打中腹部,摔倒在地上,场地上也都是他的血,双眼已经通红,已经是名古屋星德的赛末点了。

    只听见对方信心十足的嘲笑声,用英语说着讽刺的话,声音很大,切原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喂,小不点,他们刚才说了什么?”

    “真的是去年的王者吗?”春日悠站的比较远,只听清楚这一句,“后面的我没听见啦。”

    切原转而问柳生比吕士,柳生无名指推了推眼镜说,“真的是去年的王者吗?在我们的国家连小学生都能打得赢呢!你这个海带男……”

    柳生话落,一旁的丸井莫名的问着桑原,“海带男,这话他们有说吗?”

    突然,场上的切原浑身都变了,本来绿色的双眸已看不出颜色,早已通红,头发居然也惊人的变成了白色,气场全变,“灭了你。”

    速度急速的提升,更加凶狠的挥拍,笑声也是那般的肆意猖狂,球风更加狠戾,接连得分,最后一球的前,他狠狠说了一句,“我也给你染染红吧!”对手克劳泽如切原之前一般,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可是他还是没有切原那般顽强的意志,并没有爬起来,立海大获胜了。

    “要阻止立海大的三连霸,连门都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笑声让人心惊。

    “小海带,他,他……”春日悠已经说不出话来,后半段比赛她一直看着那变为‘恶魔’状态的切原,而担心着。

    之后的比赛,震惊的变成了名古屋星德的球员们,柳莲二和仁王雅治没有一上场就用上‘镰鼬’和‘镭射光束’,6:1轻松赢得胜利,名古屋的球员这才发现事实,“为什么会突然变强了?”“难道刚才的两场都是骗局吗?”

    仁王扛着球拍,很好心的回答:“为了让我们部的小朋友觉醒才这么做的。”

    话落,已经恢复过来的切原,春日悠正在给他处理伤口,听到仁王的话后,瞪大了双眼,“啊!”

    之后丸井文太的确认,柳生的回答,让他才明白过来,“难道第一场和第二场比赛都是故意输掉的吗?”

    “笨蛋海带头,我看你英语没学好,连国语都变差了。”春日悠重重的按上了他的伤口。

    “啊啊啊!痛痛痛。”切原和春日悠在一边继续处理伤口中。

    坐在场内教练席上的幸村这才说出了一句话,“那么,真田,结束比赛吧!”

    染柒看着上场的哥哥,脸被帽子的阴影遮盖住,看不清,但身上的气场却让人无法忽视,她松开迹部的手,走向一旁的新井爱,“学姐,哥哥很帅吧?”

    一直盯着场中央那个身影的新井爱,听到染柒的话,还来不及掩饰眼睛内的追逐,被染柒瞧个正着,“啊?染柒?”

    场上,一点没有松懈的真田弦一郎,没有让对手取得一分,很快就到了赛末点,对方气喘吁吁,而他的呼吸丝毫没有紊乱。

    “学姐,哥哥的眼里只有网球和剑道,如果,你不走到他面前,他是不会注意到你的。”新井爱对哥哥的感情,染柒都看在眼里,每每只要有哥哥的比赛,她都会到场,无论是正式的比赛,还是练习赛或排位赛,虽然她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呐喊助威,但是那眼神却是骗不了人的。

    “染柒,我知道。可是,我不能……”新井爱考虑的那些,染柒不是不懂,早在发现她对哥哥的感情后,她就查过了新井家,她只是关心哥哥,也认为新井爱适合哥哥,毕竟以他哥哥那木讷的脑袋,会注意到新井爱才是有鬼的,所以才如此做,但是,最终还是要看哥哥的决定。

    “7分30秒,还是不错啊!”幸村精市看着左手腕的表,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突然,真田的周身泛着红光,这个招数不仅是众人都没见过的,就连染柒也是第一次看见,想来亿只有幸村精市和柳莲二见过吧。

    “动如雷霆。”立海大胜利,虽然之前两局让其他人惊讶,可是最后的一场双打、一场单打,立海大的王者之气,展露无遗。

    突然,主赛场那边传来一阵爆炸声,让大家奇怪,“啊恩,青学的比赛不是已经结束了吗?难道那场比赛手塚输了?”迹部景吾问着。

    “青学?又是手塚?哼!”染柒甩开迹部的手,走向哥哥身边,挽着他的手,一起走出赛场。

    “噗,表哥啊,你惹嫂子生气了?”旁边的春日悠坏坏地明知故问。

    “真是太不华丽了。”迹部景吾也不懂为什么,染柒会那么在意他说到青学,无奈的摇了摇头。

    夕阳西下,光辉照射在树木间,落下了点点光晕。

    染柒他们走到网球公园门口时,恰好看到了青学众人,大石秀一郎上前对着真田说道:“恭喜了,决赛我们双方都要全力以赴呀!接下来我们要去吃烤肉,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

    在他说话的时候,染柒注意到身边的哥哥眼神与手塚国光相交,心里暗暗吐槽,又是国光哥哥,为什么哥哥和景吾对他都会这么在意啊!没等大石说完,染柒就拉着哥哥走开了。

    不过他的邀请被幸村拒绝了。染柒听见柳莲二和他们说道,“对了对了,关于关东大会的数据,那已经无法作为参考了,因为我们对上有个天才型的诈欺师呢!”

    “Puri。”染柒听见仁王雅治的声音,也笑了,听见包里的手机铃声,按下接听键,“我现在要回家了。”只说了一句就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