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Chapter 66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6 00:00:12 字数:3641 阅读进度:66/89

第二组比赛开始抽签,当忍足谦也念出号码时,忍足侑士的嘴角抽搐,一脸嫌弃看着手中的7号,而迹部景吾偏过头看到他的号码,笑了。

但是,当不二周助说出第一组抽过的字条还是会放回抽签盒里时,他不淡定了,“啊恩,侑士,既然你不想玩,本大爷帮你。”说完,伸手准备拿过忍足侑士的号码牌。

“呵呵,字条内容里我好像有看到‘真田染衣’的名字哦!”不二周助发现两人的行为后,继续说。

原本打算松手的忍足侑士听了这话,紧紧握住了号码条,不给迹部。迹部景吾眼角一抽,瞪向了不二周助,而不二依旧一脸眼睛眯着,看在迹部眼里十分碍眼。

“好麻烦啊!不想玩。”迹部听到身后的越前龙马的说话声,转头看见他手里的号码正是忍足谦也读出的最后一个,长手一伸,拿过越前的号码,“啊恩,本大爷勉为其难和你换好了。”

越前龙马无所谓的继续喝着手里的葡萄味的Ponta,优哉游哉的。

最后参赛的是迹部景吾、忍足侑士、柳莲二、加克鲁桑原、海堂熏和远山金太郎。

当6人一起跑到抽签盒前,柳莲二看着内容——牵着同龄女生的手跑到终点。他只有两个选择,凤璃叶和新井爱,不过他想幸村精市的腹黑自己从小看着它茁壮成长,还是不要惹为上策;而新井爱的话,作为网球部的军师,他与她还算熟悉,再看向不远处的真田弦一郎,正好还能帮上一点忙,所以,他是最快就做出反应的人,牵起新井爱就往终点而去。

而真田弦一郎看着两人相牵的手,在柳莲二脸上还看出那么一丝温柔,顿时心里的感觉有点怪异,他的异样自然也落入了染柒的眼里。

而桑原,他比较悲剧,抽到的还不如是输掉的惩罚——借一杯乾汁喝下,然后跑向终点。立海大王者,不能松懈,他走向乾贞治,拿起他手上的乾汁一饮而尽,那怪异的苦涩感简直让整天陪丸井文太吃蛋糕,习惯甜腻味道的他作呕,但是,他并没有倒下,只是稍微耽误了点时间。

远山金太郎的字条内容是和向左看看见的第一个人一起跑向终点,他按照内容做,“哈哈哈,金酱啊,是向左,向左啊,你个路痴、方向盲。”忍足谦也自然知道他的内容,嘲笑道。

“谦也,你个坏蛋。”小金对着忍足谦也嚷嚷道,往另一边看去,就见到真田染衣,因为他是在最靠里面的跑到,而忍足侑士在另一边,所以当忍足跑过来时,他已经拉起染衣朝前跑去了,速度之快还扬起了一阵风沙,让忍足侑士满脸沙子。

既然染衣已经被人拉走了,还好不是抱之类的动作,而且是个小P孩,忍足侑士也就没什么纠结了,他往向日岳人走去,“岳人啊,我请你吃蛋糕吧!”

“哈?”向日岳人不明所以的惊住了,这个时候说请吃蛋糕?

没让他多作思考,忍足侑士一把抱起了他,向日被惊得手舞足蹈,手挥上了他的脸,打落了眼镜,而刚落在沙子上的那只脚一个不稳,向后倒了下去。

这两人要摔就摔嘛,可是那姿势怎么看怎么个JQ四溢啊,忍足垫在了下面,向日趴在了他的胸口上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先是被囧到,后来都大声笑了出来,而忍足因为摔倒时,脚被沙子里的贝壳给割到,留了血,只能无奈的弃权了。

而迹部景吾和海堂熏抽出字条后已经站住很久了,迹部景吾是在等,只要其他人没有抽到染柒那张字条就好,至于惩罚嘛,不就是乾汁,他大爷可能什么怕的,现在只剩下他和海棠熏,而忍足弃权,以他的洞察力,海堂熏的表情必然不是,所以,他拉起了桦地,跑走了。

“喂,蝮蛇,你站在那发呆干嘛?”桃城武大声喊着,而海堂熏还是没有反应。

“呵呵,海堂的字条内容是——借一个最近比较忧郁的幽灵。”不二周助看着手里的稿纸念出来,青学的人都明白过来,其他人只是对那内容有点纠结,要从哪里借幽灵啊,而且还是忧郁的幽灵,噗。

最后,这场借物大赛的胜者分别是第一组的财前光和第二组的远山金太郎。也就是说是四天宝的完胜。“嗯嗯—— Ecstasy!四天宝的胜利~”

“小金、阿光啊,恭喜哦~”金色小春和一氏裕次这对‘伪同志’说话时的表现也很搞笑。

“那么这次的借物大赛就落下帷幕!”谦也欢乐的宣布着。

“等一下!”大爷华丽的开口了。

“还有什么问题么?”

“你们两个今天真是辛苦了。为了表达我们最真挚的感谢,本大爷为你们准备了能够去除疲劳的绝好的果汁。是吧,乾?”迹部华丽丽的黑化了。

“恩。去除疲劳的效果一等一哦,乾汁。”乾带着诡异的微笑手里拿着两倍超大的乾汁。

“啊,心意到了就好。”谦也笑得很勉强。

“谦也桑,在这里不把乾汁喝下去的话,他们是不会罢休的哦~所以还是乖乖的喝吧。”

“不二桑,那可是乾汁啊!”

“我知道啊。味道不错的哦,谦也桑。”

“。。。。。”

最后,在忍足侑士和海堂熏以及两位主持喝下乾汁之后,佣人们把烧烤炉和食物搬到沙滩上,大家先回房换了身衣服后,聚集在落日下烧烤玩乐,忽略了“死在”一边的三个人外加一个睡着的绵羊吧。

吃饱喝足后,大家也都累了,一大早起来乘坐飞机来这,上午男生们在打网球,下午在海边也很欢乐,大多数人都选择回别墅休息,而染柒被迹部景吾拉走了。

两人漫步在沙滩上,这里的海岸线很长,月光之下的两人享受着这片安宁。

“染柒,爷爷说真田家不同意我们的婚约?”迹部景吾突然出声。

染柒停住脚步,惊讶地看向迹部,“没有不同意啊!”

“啊恩,那爷爷说是真田爷爷拒绝的。”迹部景吾也不解了,到底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还因为这事郁闷了很久。

“不是不同意,只是爷爷说要等姐姐先订婚约。”染柒把这个决定算在了真田爷爷头上,因为看迹部的表情,如果让他知道是自己说这话,一定不会好过的。

“真是太不华丽了,本大爷和你订婚,干嘛要等你姐姐啊?忍足从小就和染衣订婚了,那时你不也是没有婚约。”迹部听到染柒这个解释很不爽,忍足那不华丽的人都可以,为什么他大爷不能啊。

“景吾,为什么一定要订婚呢?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吗?”染柒也好奇为何他会把决定下的这么急,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算长,虽然染柒确定了是他。

“本大爷高中时要去英国读书。”迹部望着西边的方向说着,这是一早就决定好的事,初中会回日本,是因为作为迹部家的继承人这个时间要出现在日本上流社会面前,也是因为是迹部家的继承人,他所学习的知识也快人一步,迹部家在日本的发展经过百年,已然很巩固,而国外的生意还需进一步。

“高中就要去了吗?”染柒是第一次听到他的这个决定。

“嗯,这是回日本读书时就决定的。”迹部抱着染柒,身子微微俯下,不想看着染柒的脸,他害怕自己会任性地要求她一同前往。

“这样啊,那我回去和爷爷说,我们订婚吧!”既然这是他想要的,她能早一步困住他,何乐而不为呢?确实,分隔两地,虽坐飞机要不了多久,但是总比不上在同一个地方来得好。

迹部听见染柒的话后,哭笑不得,“啊恩,你这女人,不知道这话应该由本大爷来说的吗?”其实,迹部景吾原先打算拿着全国大赛优胜奖牌向染柒求婚,所以,之前冰帝输了他才会有那样不华丽的表现。

“其实,我刚才骗了你。”染柒拉开两人的距离,看着他的眼睛说。

“骗?”迹部不淡定了,与之前欣喜的表情简直就不像是同一张脸上的表情。

“是啊,不是爷爷说要等姐姐先订婚的,是我自己说的。”染柒吐了舌头,老实交代来着,可是她居然没有在迹部的脸上看见愤怒,而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你不生气?”

“生气?没有,刚才本大爷是以为你的答应是骗本大爷的。”迹部景吾笑了,笑得连月亮都羞涩似的,躲进了云里。

“哈哈!我答应你的,永远不会反悔。”染柒承诺道,不是不知道他会这般急是因为心里的不确定,其实,她也是的,要不不会一听说他要出国就答应了,两个人都不想让对方心里有任何疙瘩,也不容许有瑕疵的机会,否则,这样的痛会如珍珠挤出蚌壳时,蚌壳那般的痛。

“本大爷也是。”迹部刚讲完话,染柒口袋了的手机就响了。

“染柒,很晚了,快回来。”真田弦一郎声音很大声,迹部当然听见,他一头黑线,明明现在才7点多好不好,“小鱼儿和你一起吗?”

“没有啊!”染柒刚回答完,那边就说‘快回来’后,就挂断了。

“景吾,我们回去吧!”染柒笑笑对着迹部讲,哥哥大人的命令,染柒不敢不从啊!

“啊恩,真田那个不华丽的人。”迹部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牵着染柒往回走。

“景吾,不许说哥哥‘不华丽’。”染柒表情严肃的说,说实话,那严肃的表情和她现在还有点婴儿肥的脸放在一起很不协调。

“本大爷觉得真田家专门出各种不…各种‘控’。”迹部本来又要一个‘不华丽’出口的,还算及时的止住。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第二更奉上

话说,大家有木有觉得很欢乐

大家看的愉快,不要忘了留下爪印哦!

也请包养下我的专栏吧!谢谢哈!type="button" style="cursor:hand; border:3PX #bd9aff outset; background-color:#bd9aff" value="時光里·風和與日曆" OnClick=window.open("http:/www.jjwxc.youkoucai.youkoucai.com/oneauthor.php?authorid=798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