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Chapter 70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6 00:00:17 字数:5547 阅读进度:70/89

整个宴会厅里只有一片寂静,大家看着藤堂宗一,等待他的说话,想要看看藤堂家主对自己唯一的继承人居然抛弃家族的行为会作何回应,其实,也就是在看戏,毕竟十大家族的好戏难得可见,还是这样的一样出乎众人料想外的闹剧。

“外公。”染柒轻轻唤了一声,而藤堂宗一并没有反应,“哥哥,外公他……”染柒向真田诚一郎方向叫道,原来,她还是改变不了外公的病发啊!

“啊!染柒,外公没事。”藤堂宗一感到扶着他的手很用力的抓住自己,那双纤细的手紧紧、深深的用尽全力,他都感觉到疼痛了。

众人听见藤堂宗一平稳的语气,并没有想象中的激动,他还在对着真田染柒笑了笑,然后在大家的注视中,居然鼓起了掌,“好,很好啊!我藤堂宗一以藤堂家主的身份在这宣布,藤堂静正式从藤堂家族谱中除名。”

用这样的话来回应藤堂静的所为,众人也能遇见,可是,这却让藤堂谷风不可置信的看向他,“爸……爸爸,静她还小,没有考虑清楚,藤堂家还要她继承啊!”

“不用再多说了,以她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所说的话,即使她后悔了,我藤堂宗一也不会原谅,人都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以年龄小作为借口,况且藤堂家又不是只有她一个继承人。”藤堂宗一说话时,看向了真田诚一郎、弦一郎和染柒三人,这意思不言而明了,“至于藤堂静,从今日起,与藤堂家再无关系,以后她的行为不能代表藤堂家。”

藤堂宗一不再理会儿子儿媳的反应,“今晚的宴会让大家看笑话了,希望你们不要介意。”说完,他转身走向了书房,染柒看着他的背影,也跟了上去,十大家族到场的人也都一起,现在最主要的是帮助藤堂家度过难关。

而藤堂静听见爷爷话里的狠绝,身体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稳住,她不顾父母和花泽类,走下了舞台,脸色苍白却坚定,一步一步走出了宴会厅,就像一只优雅孤高、自我欣赏的天鹅,她抛弃了家人,放弃了水晶鞋,只为了追寻她的梦想,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行为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花泽类的爷爷一脸震怒拂袖而去,之前与藤堂家的联姻,一直是藤堂谷风主导的,而藤堂宗一根本没有出现,他本就不满,只是自己疼爱的孙子喜欢藤堂静罢了。可是,藤堂静居然让他们花泽家颜面尽失,怒气冲天的他没去拉走孙子,自己一人走出了藤堂家,离开了这场闹剧的表演厅。

书房里,藤堂宗一坐在沙发上,一手附在胸口上,其他人只是坐在一边,等待着他平复心情。宴会厅里的宾客已经散去,本来藤堂谷风是宣布藤堂静为继承人和花泽家的联姻,所以他事先让公关部邀请了一些杂志报纸的主编,而藤堂家门外也有很多记者。但是出乎他意料,顿时,宾客散尽后,记者都涌了进来,一时也很混乱,而藤堂静直接走了,留下父母处理烂摊子。

“啊恩,太不华丽了。”迹部景吾从房内走出来,就看到染柒刚跑进的身影,速度之快,让他只能抱住她才能避免她撞上门。

“景吾,外公怎么样了?”染柒在藤堂宗一走向书房时,就让管家带她去拿药,她害怕外公是硬撑着身体的不舒服。

“你外公没事,你到底紧张什么?”迹部觉得今晚自他们俩跳完第一支舞后,染柒就怪怪的,担心这,担心那的。

“没有,我只是担心外公的身体。我们先进去吧!”

染柒走进书房,端起一杯热水递给藤堂宗一,“外公,您先把药吃了吧!”

藤堂宗一接过服下药,对染柒笑了笑,“染柒啊染柒,还是你最懂事。”

“哼,那是当然,也不看是谁教导出来的。”真田玄右卫门的话其实并没有其它意思,他知道老友在藤堂静身上下的心思,对她严厉只是为了让她成才,可是他的苦心还是毁在了宠溺藤堂静到了一定地步的儿子、儿媳上。

“是啊,真田老头,这次我真是完败给你了。”藤堂宗一自也明白真田玄右卫门的话,这样的他是在自嘲。

“好了,别说这些,现在最主要的是善后。”幸村秀哲看到老朋友身体没大碍后,开口说出重要的事。

“以目前的形势看来,明早的所有报刊的头版头条应该都会出现这新闻的。”迹部信吾说道,看向了幸村秀哲。

“啊,这方面我会让博文处理好的。”幸村秀哲答应道,幸村家是日本传媒界的龙头,旗下的报纸杂志占据日本半壁江山,能抽出一条新闻是一条,不过,这并不是真正处理的办法,毕竟国民还是能从其他渠道知道今晚的事情,在他们的认知里,失去了继承人的藤堂家,没有未来的藤堂家,他们一定会尽早抛掉手中持有的股票。

“至于股票方面,本老太爷会处理。”迹部信吾接着说,本就是证券业的第一把交椅,加上前不久收购了安藤家,“景吾,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了。”

“我知道了,爷爷。”迹部景吾答应道,然后对着藤堂宗一说道,“外公,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迹部景吾不愧是日本企业这一辈继承人中的佼佼者,犹如猎豹般精准的洞察力,让他明白想要让这顽固的老头认可自己,这次一定是最佳渠道,而他也利用机会,居然跟着染柒叫藤堂宗一‘外公’。

藤堂宗一听着这声称呼,也没时间去在意了,虽然有迹部家帮忙,可是他不想也不能让迹部家一个晚上抽出如此大笔的钱去收购藤堂家的股票,他在想着藤堂家的流动资金。

“外公。”迹部景吾放下手机,出声叫道,“以藤堂家今天收市时的股价计算,外面流动的股票份额大概为20%,而藤堂家现有股票为40%,所以,我们至少要收纳11%,大概需要300多亿,才能保证藤堂家的控股权。”

“我现在手上的流动资金大概有50亿,而藤堂企业刚投资了一个项目,流动资金不会超过100亿。”藤堂宗一在朋友面前也没有掩饰。

“爸爸,真田家可以拿出50亿。”真田世平安抚着怀里的妻子,和岳父大人说道,因为真田家之前抽出一部分钱来收购安藤家,之后又转卖出去,但是真田家也要维持住运营,所以无法抽调出更多的资金。

“世平,我个人户头里的20亿也可以拿出来。”真田玄右卫门说,他手上的固定资产比较多,只能拿出这些。

“哈哈!其他的本老太爷包了。”迹部信吾知道自己孙子想在这件事上得到真田家和藤堂宗一的认可,而且,好朋友有难,他自然要帮忙,所以很大方的就这样决定了。

“花泽家即使再生气,也无法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拿出这么多资金来对抗,而道明寺枫在国外,鞭长莫及啊!”藤堂宗一听到朋友们的帮助后,也冷静下来分析。

“嗯,不用担心,你就着手解决藤堂家的事,其它方面我们都会帮忙的。”真田玄右卫门做到老友身边,拍着他的肩膀,以此来传递安慰。

“谢谢。”藤堂宗一的声音带着哽咽,听在染柒耳里,她鼻头一酸,也同时明白她真的还是太弱了,好在有这么多爷爷在场帮忙,至少不会像前世一般让藤堂家陷入当初的困局。前世,外公的病倒,而舅舅也束手无策,只是靠着迹部家帮忙收购的一些股份才能避免藤堂企业易主的风险,直到外公醒来,和爷爷商量让染柒他们三人中的一个继承藤堂家,即使这样,最后花了很长时间才稳定了藤堂企业。

“爸爸,我陪你先去休息吧!”真田琴子走到父亲身边,和他说,她不是不知道父亲身体状况,有严重的心脏病,刚才她也是陷入担忧中,才没第一时间去取药。

“琴子啊,还是你懂得教育孩子啊!”藤堂宗一站了起来,真田琴子立马扶住他,听了他的话,实在是止不住眼泪了,“爸爸,大哥他也不想的,你不要怪他。”

其实,藤堂谷风是个好儿子、好哥哥、好舅舅,只是不是个好爸爸而已,他对琴子从小疼爱,对染柒他们也都很好,怎奈却过分宠溺孩子,“我知道。”

“啊,明天辛苦你们了,我累了,先去休息了。”藤堂宗一在女儿和染柒的搀扶下走出了书房,没有去在意礼节,因为他真的累了。其实,他怎么会不明白自家儿子啊,只是他的那个媳妇却让人忧心。虽说世家中并不是一定要联姻,但是他们的另一半一定要品行良好啊!他在悔恨当初自己没有坚决反对儿子的婚事。

真田琴子晚上准备留下来照顾父亲,染柒知道自己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去帮忙明天的事情,她走下楼梯就看到染衣他们,“小鱼儿,爷爷他们呢?”

“爷爷他们先回去了,我们在这等你,爷爷说今晚让我们去迹部家休息,你们晚上好商量事情。”染衣靠着忍足侑士,一向早睡晚起典型乖宝宝的她,还真是有点困了。

“哦,那姐姐呢?”染柒发现优纪不在,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开口。迹部看到这样的染柒,连忙上前扶住她,也给她一个支撑点。

“啊?姐姐刚才说她的项链掉了,去后花园找了好久了啊!”染衣这才想起优纪还没回来。

“那我们去找她吧!”染柒知道优纪的那条项链是她母亲去世前交给她的,她无论如何都不肯脱下来,明白它的重要性,虽然自己也很累,还强打起精神去帮忙。

当几人走到后花园时,就被里面的一幕震惊住了,他们看见牧野杉菜跪在了藤堂静的面前,嘴里说着让她为了花泽类留下来。

突然花泽类四人出现,看到这一幕,花泽类冲了上去,一把拉起牧野杉菜,“静要出国,和你没有关系。”声音满是愤怒,而道明寺司只是一脸严肃的站在后边,对三人间对状态没有发表意见,美作玲和西门也是静静不去理会。

“花泽学长我……”牧野杉菜说不出话来,一脸呆滞的看着花泽类,眼泪不争气的留了下来。

染柒并不关心他们几人之间的事情,她站在原地目光四处寻找着优纪的身影,突然,她瞧见了草丛里的闪光灯,一个想法涌上脑海,她用眼神示意迹部景吾看那边。

迹部景吾也注意到那台相机的指示灯显示工作中,与染柒的想法不谋而合,他走进几步,为了看清那偷拍的相机是哪家报社的。

“喂,你们在那干嘛?”道明寺不想继续看牧野杉菜他们,准备离开,就看见了迹部景吾和染柒,不过心情很坏的他没有顺着他们的方向看去,也就没发现隐藏在草丛里的记者。

“啊恩,这是你家的地方吗?本大爷在哪需要你批准?真是太不华丽了。”迹部已经看清那相机上的标识,转头直视道明寺司。而道明寺的声音也让花泽类和藤堂静看了过来。

“染柒,爷爷他怎么样了?”藤堂静从后面走了过来,停在距离染柒一米的地方。

“呵呵,现在才来问外公怎样了?你觉得很有意义吗?为什么你永远只想着自己,你说出那些话,做出这样的决定前,有想过爷爷,想过舅舅,想过藤堂家吗?”藤堂家不提藤堂宗一还好,一提,让染柒气上心头,前世她就很想问问藤堂静到底置外公他们于何地。

“我,我只是不希望自己的人生永远为了藤堂家而活,我追求自己的理想有错吗?”藤堂静悲伤的看着染柒,她苍白的脸庞却掩盖不了她坚定的眼神。

“追求理想没有错,错就错在你没有认清自己身为藤堂家继承人的身份。”染柒直视藤堂静的眼睛,“什么叫为穷人服务,你不觉得身为藤堂家的藤堂静更有资格为穷人服务吗?你以为凭一个小小的义务律师能帮助多少人?”

藤堂静听到染柒的话后,一直很坚定的眼神变了,她惊恐的望向染柒,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染柒的声音打断,“呵呵,我告诉你,落草的凤凰不如鸡,今日你被藤堂家驱逐,你以为你能养得活自己吗?不要有一天你忍受不了而跑回日本哦!”

说完,染柒牵起迹部的手,和找到优纪的染衣、忍足一起离开了藤堂家。

到了迹部家,染柒让染衣和优纪先去休息,她和迹部还有忍足去了书房里。

“景吾,你有看到刚才在草丛里的记者是哪家报馆的吗?”染柒一坐下,就连忙问着迹部。

“啊恩,本大爷的视力很好!是东京娱乐周刊的记者。”迹部景吾接过管家准备的咖啡,喝下一口才回答。

“娱乐周刊?好像不是幸村家的啊!”染柒很少看娱乐杂志,所以并不清楚他们是哪家报馆的,想来自己真的有很多方面需要加强啊!

“是山崎家的。”忍足侑士看那两人都在想着,放下咖啡,随意的翘起二郎腿,痞痞地说道。

“山崎家?”染柒知道山崎家主要产业是集中在电影媒体方面,可是她没有和山崎家的人接触。

“啊恩!山崎蕥,不是你后援团团长。”迹部景吾看向忍足侑士,说到‘山崎蕥’,染柒觉得很熟悉。

“呀嘞呀嘞,这些事小景你居然也知道啊!”忍足依旧一脸痞子样的表情,让迹部景吾看了很不爽,他知道忍足是故意的,刚才他没有第一时间讲,而是在迹部准备让人去查时才说出来。

“山崎蕥,是不是上次在宴会中与牧野杉菜有冲突的女生啊?”染柒终于想起来了,她问着迹部。

“是啊,自从那次后,山崎同学可是一直向我打听你的电话号码来着。”迹部还没回答,旁边的忍足就抢先说道。

“那侑士哥哥你有山崎蕥的电话吗?我相信她一定会愿意帮忙的,毕竟女人向来是记仇的。”上次牧野杉菜让山崎蕥和伊藤未央差点成为别人的谈资,染柒可是很确定会得到帮助啊!

“呐,我已经拨打出去了。”忍足递给染柒自己的手机,作为自己后院团团长,他自然会有号码,而且山崎蕥也是一个可爱的小女生啊!

“啊!忍足Sama,啊!忍足Sama居然给我打电话啊!”山崎蕥很有活力的声音从忍足的手机里传来,让忍足侑士和迹部景吾一头黑线,那声音之大,完全就是花痴样嘛。

“额!山崎桑,我是真田染柒。”染柒在对方终于说完时,慢悠悠地说出名字。

“真田染柒?啊!真田桑,你记得我啊!哈哈!”

“当然,我有件急事希望山崎桑帮忙。”

果然如染柒所料,山崎蕥一口答应下来,并很快让那记者把视频传了过来,染柒也把视频传给幸村精市,让他帮忙让明天幸村家主流杂志都刊登这则新闻,人都是八卦的,如此劲爆的新闻,加上晚上在藤堂家外各家记者捕捉到的牧野杉菜和道明寺之间的照片,已经能占据绝大部分板块了啊!这样一来,道明寺司、牧野杉菜、花泽类和藤堂静四人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能让很多人好奇的,同时也能把道明寺枫的精力全转到鞭打鸳鸯上,没有时间来分隔藤堂家的股票。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我承认我写崩了,各种纠结中。

明天要回家了,现在去谢师宴。

大家多多留言,多多收藏下专栏呗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