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Chapter 76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6 00:00:23 字数:4862 阅读进度:76/89

优纪每周四都会去手冢家学习礼仪,手冢彩菜因为染柒的原因就想能在给优纪培训时一起教导牧野杉菜,就答应下来。

周四部活结束后,优纪和往常一样坐公车去了东京,刚下公车就就看见不远处的手塚国光,她笑着往手塚那跑去,“国光。”

“啊!”手塚接过优纪的书包往肩上背,只说了一个字,优纪也习惯了他的寡言,两人在路上静静的走着,手塚会来接她,是因为有一次她走错路,迟到了,让手冢彩菜很担心,要求手塚训练完在这等优纪。

在接近手塚家的地方,优纪就看见手塚家门外听着3辆跑车,手塚国光训练完还没回去,也不知道今天家里是有什么客人。

两人走近,优纪第一眼就看见了西门总二郎从车里走下,她没有多大的感觉,看向一旁,接着从车里走出了牧野杉菜,还有昨天刚见过面的道明寺桩。她不懂他们怎么会来手塚家,看向手塚用眼神询问着,在他眼里同样看到不解。

“松岗优纪,你怎么会在这里?”牧野杉菜看见优纪叫了出来,道明寺桩听见她大声呼喊,向弟弟示意,让他拦住牧野杉菜,不要让她大呼小叫的。

优纪听见牧野杉菜的话,没有多大的感觉,手塚见状第一次伸出手牵起她的手,没有理会众人走进大门,“我们回来了。”

“啊,优纪,你来了。”两人刚进到屋里,手冢彩菜就从厨房里出来,手里还拿着锅铲子。

“母亲,今天家里有客人?”手塚国光把两人的书包放在了沙发上问道。

“是啊!昨晚染柒说道明寺司的女朋友要参加TOJ 比赛,别人拜托她帮忙让我指导一下,吃过饭后应该就来了。”手冢彩菜回答,想走回厨房,“不对,国光你怎么知道?”

“他们在门外。”手塚说完,就先回房换衣服了。

“呀,不是约好晚上7点吗?怎么这个时候就来了。”手冢彩菜说完,就闻到厨房传来的焦味,“呀,我的鱼。优纪,你帮我招呼下他们吧!”

优纪想要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手冢彩菜就跑进了厨房,只好起身出去了,“你们先进来吧!”

“松岗优纪,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牧野杉菜依旧改不了对优纪的称呼,她上前指着优纪问道。

“手塚伯母在准备晚餐,她让你们先进屋。”优纪没有回答牧野杉菜,对着道明寺桩说道,因为觉得既然染柒和她是朋友,应该比较好说话吧!

“好,谢谢你。”道明寺桩回答后,优纪就先行进屋了,几人跟在了身后,其实道明寺枫也不懂,为何牧野杉菜来手塚家,三个大男生会跟来。

优纪进屋后,熟悉的拿出茶叶,为他们泡茶,牧野杉菜没得到答案一直很不满意,想要继续问,可是被道明寺桩拦着,她现在还是不敢在道明寺桩面前露出本色,她明白现在道明寺桩的帮忙对于自己和道明寺司很有帮助。

而西门总二郎一直看着优纪的动作,没有放过丝毫,优纪自然感觉到投射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很不自在,美作玲和道明寺司的眼神在优纪和西门身上来回,这就是手塚国光从楼上下来时所看见的。

“国光。”优纪看见手塚,心里松了一口气,而她这话落在了西门的耳里,觉得很难受。

“我来。”优纪泡完茶,正准备拿茶具去洗,手塚上前接了过来。

“优纪,国光,你们先过来吃饭吧!”手冢彩菜准备完晚饭出来了,手塚爷爷和手塚爸爸晚上都不回来吃饭,“对了,优纪,晚上的课就取消吧,国光待会送优纪回去。”这么多人,她其实不是很满意,只能让优纪先回去。

“知道了。”手冢彩菜知道这么多人在客厅,国光和优纪吃饭一定会不自在的,就把他们带到了花园。

优纪在吃完饭后,就承担下洗碗的工作,手塚见状只好先去书房复习功课。

优纪拧干毛巾,放置在台上,转身就看到门边的牧野杉菜,不想去理会,径直走过去,准备去楼上找手塚。

“松冈优纪,听手塚夫人刚才的话,你也在她这学习礼仪是吗?”牧野杉菜抓着优纪的手腕,“哼,你不会也要去参加TOJ比赛吧?”

“没有。”优纪看着牧野杉菜的脸说道,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好像她知道自己是真田家的女儿,不但不为自己高兴,反而言语里带着敌意,明明是多年的朋友,如今却到这般境地。

“没有?”牧野杉菜不相信,如果没有,优纪她为什么也会和手塚夫人学习,之前她在偏厅里就对手塚夫人的训练方式很不满,手塚夫人手中的戒尺很严格的敲打着自己,“你不要骗我了,TOJ大赛的胜者,是多少人希望得到的,你敢说你没有奢想过?”

优纪没去理会牧野杉菜的话,用力甩开了她,朝手塚家书房走去。可是牧野杉菜却紧跟在后面,继续说着她的想法。

“够了,牧野杉菜,别把你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我明确告诉你,我根本没打算参加什么TOJ的比赛。”优纪走到书房,对身后锲而不舍的牧野压低声音说道,她不想吵到书房里的手塚。

“松岗优纪……”牧野杉菜大喊出来,她就不明白了,优纪为什么会是真田家的孩子,为什么回到真田家后,她面对自己每次要不爱理不理,要不就是冷言冷语。

“牧野,我叫真田优纪,不再是那个松冈优纪了,请你记住。”优纪转身对牧野杉菜说,牧野每次都喊她‘松岗优纪’,这个姓总是让她想起之前的生活,那是她不忍回想的过去。

优纪说话的时候,手塚国光正从书房里出来,他的冰山脸出现了裂痕,眉头微微皱起表示自己的不满,身上的冷气狂放。

牧野杉菜是面对着书房门,看见了手塚的表情,顿时感觉到气温的下降,而优纪发现她的眼睛看向后方,转头就看见手塚,微微一笑,“国光,我好了。”

“啊!我送你回去。”手塚关上书房的门,看了一眼牧野杉菜,先往前走去,优纪跟在后边。

“松岗优纪,你不是喜欢西门吗?”牧野杉菜此时的音量有降低,可是在安静的走道里,还是落在了优纪和手塚的耳里,两人停住了脚步,手塚不明白自己为何听到这话,心里有点不舒服。

“牧野,那只是我年少不懂事罢了。”优纪此时真的明白了染柒对于牧野的反感,她说话总是不经大脑地刨根揭底。

“哼,我看你是觉得有更好的人选吧?”牧野杉菜看着手塚国光的背影,没见到正面,她感觉就还好,不像之前那冰冷稀薄,所以说话又大声而带着讽刺。

“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担心。”优纪深深望了一眼牧野杉菜,转头拉着手塚国光走了,留□后一脸怒容的牧野杉菜,她看着走远的两人,眼里满是替西门不值,最近西门偶尔会问她关于优纪的事情,她知道西门对优纪是有感情的,听道明寺说西门之前是因为两人家庭原因才那样对待优纪的,现在既然优纪是真田家的人,那就不存在阻碍了,她觉得这是优纪的幸运。

看着消失在转角的两人,牧野杉菜收拾完自己的心情,往偏厅走去,之前她忍受不住跪坐时双腿麻痹感借口肚子痛,现在必须回去了,她知道这次能请到手塚夫人为自己培训,都是桩姐的帮忙,她要珍惜。

牧野走到偏厅时,发现里面只剩下道明寺桩和手塚夫人了,三个男生都已经离开了。接着,她真的很努力记住手塚夫人的话,因为她要为了自己的家庭而努力,她父亲是因为自己而被开除的,但是父母并不知道原因,她也不敢说,她要求道明寺司帮她父亲找份工作却被道明寺枫给阻止了,前几天,他们的房东来说房子那一带房子都被收购了,让他们快点搬走。现在的她只能利用这个机会,让道明寺枫认可自己,这样,家人的生活才能有保障。即使自己还是心念着类学长,可是她明天他心里只有静学姐,而且她越来越享受被道明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很好。

而这边,优纪因为临时提早下课,加上手塚爷爷和手塚爸爸两人今天都外出,手塚国光只能自己开车送优纪回去,虽然他很少开车。

优纪自己先去门外等着手塚,不过,看到了倚在门边的西门,她只是微微顿了一下,走到大门,没主动去和他说话,静静地站在另一边等着手塚。她记得回家后,爷爷就让她向手塚伯母学习礼仪,那时,手塚国光还在德国,认识他也是上次在九州,之后,他们就经常在手塚家见面,加上手冢彩菜的助推,偶尔周末课程结束后,也会陪他去附近的网球场练习,她坐在一边看书,因为很难想象手塚叫自己的姐姐,所以两人都呼喊对方的名字,虽然手塚几乎没叫过自己的名字。

优纪想着和手塚认识的经过,她笑了,但是很快就被西门的声音给打断思绪,“优纪……”

优纪抬头看向欲言又止的西门总二郎,心里不想以往那般小鹿乱撞了,以前在西门面前她总会语无伦次,紧张得很,而现在她知道自己对于他是真正的在遗忘过去了,敛了下神情,“有事吗?西门。”

“你,你最近过得还好吗?”这是,优纪回到真田家后,西门总二郎第一次和她讲话,而‘西门’,她叫自己的姓氏,不再是以前的‘总二郎’了,这让西门明白了他们终究是错过了,不是什么错都能弥补的,不是什么过都能偿还的。

“嗯,我很好!你呢?”优纪笑着回答,回到真田家的她真的过得很好,每天都很充实,不要为了生活而委曲求全,以前想学的现在都能实现了。

两人的谈话如好久不见的普通朋友之间的寒暄,西门的心里泛着苦涩,可是这是他自己造成的,只怪命运的玩弄,如果真田家在他拒绝优纪之前能认回优纪,那样两人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

“嘀,嘀……”手塚开着车出来,按响喇叭,优纪对西门说先走了,却被他拉住,“优纪,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吗?”虽然答案很明显,可是西门还是想问清楚,没有明确的答案,他想自己还是会抱有希望的。

“西门,我不怪你用那伤人的方式拒绝我,真的。”优纪挣脱出西门的手,看着她曾经爱过的人,没有了爱情也就没有了在意,“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家人,其他的事我还没打算去想。”

“嘀……”坐在车上的手塚国光,觉得自己今天没来由的烦躁,从刚才在书房门前开始,他看着门前拉扯的两人,再次按下喇叭再次催促优纪。

“西门,我先走了。”说完,优纪转身向车子走去,却听见身后西门的声音,让她一顿之后打开车门。

优纪一坐进车里,手塚一加油门,车很快就驶离了西门的视线,一直坐在车里等他的美作玲和道明寺司这时走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言语,男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样的沉默,但这样却是无声胜有声。

车里的优纪和手塚国光都沉默着,优纪看着手塚的脸想起西门最后说的那句话,她能感觉到身边的人身上散发的冷气,不解的问,“国光,你不高兴吗?”

“啊!”手塚急急打了个方向盘,车子猛得拐弯,优纪上车时忘了系上安全带,她因为失重,额头撞上了玻璃。

“唔。”优纪抱着头发出了细微的声音,手塚赶忙把车停在了路边,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手探向优纪,“怎么样了?”

“我没事,没事的。”优纪看向手塚,笑着说,可是她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红肿。

手塚的手抚上了优纪的额头,轻轻一按,“痛……痛。”优纪就叫了出来,赶忙拉开了手塚的手。

“我送你去医院。”手塚再次探过身,优纪这时脸也红了起来,眼睛瞪大的看着手塚,他温热的呼吸扑面而来。手塚看着脸红的优纪,眼里带着笑意,一手按住靠椅,一手往车门处伸去,这样就把优纪小小的身板圈在了怀中,优纪震惊的连嘴巴都张开了,可是,手塚的下一个动作居然是抽出安全带为她系上,然后坐正继续开车。

车里弥漫着暧昧的味道,让优纪尴尬的低头搅弄着自己的手。

两人从医院出来时,手塚拿着一包的外伤药,优纪的额头也缠上了绷带,她走在手塚的身边,眼睛一直偷偷看着他,刚才在诊室里医生还检查了她右手臂上的状况,那时手塚看见她身上的伤痕就大放冷气,可是优纪的心再因西门的话而荡起了涟漪——优纪,你喜欢上手塚君了。

“上车。”手塚打开车门时发现优纪没有跟上,叫道。

“啊,哦,我知道了。”手塚的声音让优纪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她赶忙跑过去,却在接近时,被道路上的石子绊住了,好是她扶住车子才没摔在地上。

手塚把药扔进车里,走到优纪身边,“太大意了。”声音十分严肃,只是动作却是轻柔的。

“谢谢。”优纪觉得今天在手塚面前出丑了,低着头不敢看手塚。

手塚送优纪到达真田家,还交代了染柒药的用法后,才离开,他没有急着开车回家,而是去了海边,想让海风使自己清醒,理清混乱的思绪。

作者有话要说:Mina,对不起,这是昨天的那章,现在才码出来

妹纸,留下爪吧,收收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