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番外·习惯等待(下)

小说: (网王+花样)只能勇敢 作者: 小朵磨豆豆 更新时间:2015-03-16 00:00:40 字数:4770 阅读进度:89/89

月色朦胧,立海大的毕业晚宴选择了在室外举办,月光与灯光交织,染柒陪着新井爱朝真田弦一郎他们所在的地方走去,“学姐,妈妈说晚上让你一起回我们家,明早一块出发去毕业旅行!”

“哦,好的!”新井爱和真田一家人相处的都很好,也时常留宿真田家,所以并没有多做他想,就当是普通的一晚。然而染柒心里却有小九九!

“哇哦,小爱,你今晚好美啊!”丸井文太一见到新井爱就发生赞叹,今晚的新井爱一改往常深色系的风格,穿着已经晋升为真田太太的欧阳月准备的大红色晚礼服,衬得肌肤如雪般白皙。

“谢谢文太的赞美。”说着这话,眼睛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往真田弦一郎方向看去。

“好了,文太,赤也,小悠,我们去拿东西吃吧,我好饿!”染柒把这些小朋友叫走,其他的人自然会识相得找借口离开的!

原本热闹的场面就只剩下了新井爱与真田弦一郎两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新井爱先开口,她给自己最后一次勇气,“真田,和我跳支舞吧!”虽然这几年间两人跳过无数次舞,但是新井爱想把今晚当做最宝贵的回忆。

“嗯!”两人携手步入中央的舞池,身着红色冶艳礼服的新井爱已然成为众多男生关注的焦点,只是她身边站着的是真田弦一郎,要不然早就被团团围住了。也是因为他,新井爱这几年错过了很多人,不畏值不值得,只是没有精力去关注其他人而已。

两人契合的舞步跳着华尔兹,华丽的音乐,却让新井爱感受到悲伤。不断地旋转,新井爱的眼神不愿离开真田弦一郎一刻,但是她的眼神中透露出浓浓的哀伤让真田弦一郎皱起了眉头。

最后一次旋转的落幕,新井爱立马放开了真田弦一郎的双手,转身离开,虽然她要放弃了,但是她还是想和真田弦一郎做朋友,反正两人都没捅破那层纸,不愿让自己的眼泪被他看见。

时刻注意着这边的染柒,在新井爱跑开,而真田弦一郎呆呆站着的时候,怒了,冲到他身边,“哥哥,你是要让我失去这个嫂嫂吗?不是每个女生都愿意在无止境的等待,今晚是她坚持的最后一晚,你自己看吧!”染柒直截了当,她都快被哥哥的愚笨给弄疯了,何况新井爱,身为真田弦一郎的妹妹,她当然希望新井爱可以继续等下去,但是,作为新井爱的朋友却希望她能放弃。说完,染柒就离开了,她还要去机场接人!

真田弦一郎被染柒的话震住了,什么叫最后一晚?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幸村精市也走了过来,“弦一郎,你看,我们都叫她小爱了,可是你们俩还互称姓氏,这样的爱她都能坚持三年,你真的想要错过吗?”

幸村精市的话这才让真田弦一郎幡然醒悟,急忙拔腿就朝新井爱离开的方向跑去,“呀嘞呀嘞,看来弦一郎还是比较听精市的话啊!”凤璃叶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幸村精市转头拉过她,随着音乐跳着热情的探戈,真的是毕业晚会的魅力,凤璃叶这样认为的,要不然为什么幸村精市会跳探戈呢!不过,她甚是满意。

真田弦一郎跑到了立海大的后面的树林里,却没能在黑暗中找寻到新井爱的身影,但是他没有离开,而是继续朝更深处走去,“新井,新井,你在哪里?”却依然没得到回应。

在靠近小溪的边上,没了树木的遮掩,只有月光倾泻而下,照得那单薄的身影更加孤单,真田弦一郎放轻脚步朝那人走去,越靠近就越能清晰听见压抑的低泣声,也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心痛。

真田弦一郎蹲了下来,双手揽过新井爱,被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到的新井爱下意识挣扎,“小爱,是我,小爱……”

听到熟悉的声音叫着自己名字的新井爱,不敢置信的睁开眼睛,就看见真田弦一郎的脸,“真田,你……”

“是我,小爱……”真田弦一郎扶着新井爱站了起来,就听到她说道,“我不是做梦吧?应该是做梦而已。怎么会……”

“小爱,对不起,还有谢谢你!”真田弦一郎发现晚上那些男生如狼似虎般眼神盯着新井爱他很不爽,加上染柒和幸村精市两人的话,他才感到危机。

“真田,你不用对不起。”听到真田弦一郎的话,新井爱的心又往下沉,她还是太过期待了,还以为有了回应,没想到得到的只是他的‘对不起’,所以挣扎开,冷着脸说道,她不想伪装了。

说完,新井爱拉起裙摆准备离开,而真田弦一郎反应迅速的一把拉过她,把她的脸按在了自己的胸膛,“小爱,你误会了,不要再伪装了,是我的错,但是希望你别放弃我!”

真田弦一郎真是被吓到了,他一直以为这样和新井爱保持朋友的状态才是对他们俩好的,因为他还没有能力给予她幸福,他还有梦想要去追求,他不希望她默默地等待,可是就在听说她要放弃时,才醒悟,他不该这样的自以为是,不该认为如此就是对她的保护。

“真田,你明白你在说什么吗?”新井爱听完真田的话,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他,以她对他的了解,她知道他的意思,但是她还是想确定,是否是他考虑清楚才说出来的。

“嗯,叫我弦一郎!”真田弦一郎双手捧住新井爱的脸,说着。

新井爱直视着真田的眼睛,在他眼睛里看到了认真,喜极而泣,“弦,弦一郎!”这样就够了,她不奢望他给自己海誓山盟,也不奢求甜言蜜语,这样真的够了。

真田弦一郎这时才发现新井爱的脆弱,她只是用坚强在自己面前伪装,她只是在自己面前装作若无其事,她不是不会哭,就连现在他这简单的一句回应,她都能哭得泣不成声。也明白了她对自己的了解,如果是别的女生,听到自己这简单的回应,肯定会不厌其烦的讨要那句‘喜欢’,可是,就是这样的新井爱,才是让他会心疼的,“小爱,我喜欢你!”不是不会说,只是不习惯表达,但是她的体贴,让自己自然而然说了出来。

“呵呵!”新井爱笑着说,“弦一郎,我爱你!”不会觉得他走的比自己慢,得到了他的喜欢,她相信他终有一天会追上自己的,这样想着的她,笑得很美,让真田弦一郎没能多想,双唇已经覆上了她的红唇。

在亲吻方面,男生都比女生适应来的快,真田弦一郎很满意她的生涩。

“我送你回家吧!”真田弦一郎尝够了她的甜美之后,抱着她,在她耳边说道。

“呀,染柒说琴子阿姨叫我晚上去你们家!”新井爱这才想起染柒在宴会开始前和她所说的话。

“嗯,那我们回家吧!”真田弦一郎这句话,让新井爱的心情更加甜蜜,一路上都看着两人相牵的手笑着,根本没去注意他们在校园里遇到了什么人,自然也没发现那些人有的带着祝福,也有的带着怨恨与嫉妒。

“二少爷,新井小姐,欢迎你们回来。”管家在两人一进大门就发现了,用眼神示意身边的仆人快点去找真田琴子报告。

“管家爷爷,晚上好!”新井爱听到管家的话,才发现两人已经到了真田家,立刻不好意思的挣开真田弦一郎的手,不过很快就被他再次握在了手里,这一幕也被匆匆赶来的真田玄右卫门及真田琴子看在了眼里。

“爸爸,你说我没眼花吧?”真田琴子刚才听到仆人说自家儿子牵着新井爱回来还不敢相信,就连亲眼所见也都不可思议,她家儿子终于开窍了?

“琴子,你太松懈了。”真田玄右卫门严肃的说道,然后转向新井爱,“小爱,快告诉爷爷,你是怎么敲开了那只木头啊?”

真田弦一郎听到真田爷爷这句话,黝黑的脸庞顿时染上了一丝红晕,“爷爷,你太松懈了。”说完放开新井爱的手自己往房间走去。仅仅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爷爷与母亲的调笑。

*************我是无耻的分界线***************

“大小姐,这是今天下午会议的议程,美国分公司的总经理让我交给你的。”踏着高跟鞋,穿着一身职业套装,新井爱从助理手中接过了文件,“你去告诉他们会议提早一小时。

高效率的结束会议,新井爱就急忙的赶到了目的地。

“决赛即将开始,有请选手真田弦一郎和手冢国光。”这是美国网球公开赛的决赛现场,新井爱在赛前没有通知真田弦一郎她会前来,她就坐在了人满为患的观众席上。

比赛进行的十分艰难,在这几年两人的交手中,各有胜负,然而,这次如果真田弦一郎取得胜利,他将拿下大满贯,而且他对今后早有了打算。

场上如火如荼,这时新井爱的手机响了起来,“优纪姐……”

“小爱,我看到你了。”真田优纪的声音传来,新井爱看向场边第一排的真田优纪笑了,她是羡慕优纪她能一直陪在手冢国光的身边,陪他征战每一个赛场。

“比赛结束后,我们一起吃饭吧!”新井爱邀请道,不意外优纪会知道她来观看比赛,因为染柒就是她们几个关系的桥梁,架起了她们的友谊,自然她也会告诉优纪。

得到对方的应答,新井爱放下手机,专注的看着场中央的风起云涌。

“Sanada’s game point。”终于裁判宣布了赛末点,只要一球,真田弦一郎就能拿下胜利。也就是这一球,真田与手冢两人打了将近100个回合,在众人屏息中,手冢国光一个零式削球挂网,真田取得了胜利,两人都疲惫的倒在了场上。

优纪立马跑到了真田所在的场地,不是不关心手冢国光,而是她知道自家弟弟的膝盖的伤已经很严重了,“弦一郎,没事吧?”

“姐姐,我没事。”真田弦一郎在优纪的帮助下站了起来,与过来的手冢握手,他的网球生涯已经要完美落幕了。

就是这样的三人组合,让现场的观众八卦声四起。新井爱并没有走到场中央,而是静静地坐在了场边。

“Sanada,首先恭喜你获得比赛的胜利。”颁奖仪式主持人拿着话筒恭喜道。

“Thank you!”真田接过优纪递来的毛巾擦拭着汗水。

“那个,这次的胜利,你就拿下了今年的大满贯全胜,恭喜。”主持人说着话的眼神也不时朝向优纪的方向,八卦意味十足,“我想大家都想知道,你与手冢的营养师的关系,她是不是你的女朋友?你会不会把这次的胜利送给女朋友?”

主持人一说完这句话,真田明显感受到来自手冢国光放射出来的冷气,以及优纪的尴尬,立马解释,“不是。”停顿了一下,看向手冢,心里对他这几年来都没告知外界优纪身份的不爽,接着说道,“她是手冢的未婚妻。”话落,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听着他话语中的怒气,大家都自然理解为他是真的对优纪有爱,怎奈女方已有婚约的束缚。

听着身边人的揣测,新井爱哭笑不得。

“那你会把这次胜利送给她吗?”主持人也和大家一样的想法,在这西方开放的社会中,不要说仅是未婚妻,就算是已婚,只要有真爱,谁还去理会这些繁文缛节。

“弦一郎,小爱来了。”优纪趁着空挡,在真田耳边轻声说道,手指了指新井爱坐着的方向。

真田没有去回答主持人的问题,自个朝新井爱的方向走去,到了场边,朝她伸出了手,大家都被这状况搞得一头雾水时,就听见手冢国光冷然的声音,“优纪是我的未婚妻,她还是真田的堂姐。”

这下大家都清楚得很,只是新井爱依然坐在位置上,没有动作,让大家不知道真田是向谁伸出了手。

主持人也急忙跑向了真田,把话筒放在了他的面前,“今天之后,我准备退役,我把这次胜利作为礼物,想向我的未婚妻求婚!”

真田弦一郎的话透过话筒的放大,直直打在了新井爱的心上。

夜晚,新井爱和真田弦一郎就呆在了真田家美国的别墅里,“弦一郎,你真的决定退役了吗?”

“啊!”真田抱着新井爱坐在后花园的长椅上,“我实现了最初的梦想,现在是要努力实现一辈子的梦想了。”

“呵呵,我爱你,弦一郎!”新井爱怎么会不懂真田弦一郎话中的意思呢,她笑了,在他的嘴上落下轻轻一吻。真田家对于新井爱来说,是生命中与新井家同等重要的,真田家给予他们的太多了,她现在的幸福就是因为有真田家,是真田爷爷与自家祖父达成的协议——她与真田弦一郎的第一个孩子不论男女都是新井家的继承人,“弦一郎,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你们家,喜欢真田爷爷、真田爸爸和真田妈妈!”

“嗯,以后要叫爷爷、爸爸、妈妈了。”真田弦一郎宠溺的看着新井爱,她的努力,她的坚持,遇见她,才是他一生的幸运,不用他说出口,他相信她能懂他的。

“呵呵,我早就想了啊!”新井爱调皮地说着。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想看什么番外,一定要留言给我!

谢谢!